王叔我涨奶了能帮我

坐在后排的乘客,一般都不喜欢系安全带,发生车祸时小孩子应该是受到老太太的保护,起码表面上没有什么皮外伤。

可是这名老太太受伤就稍微有点严重,脑袋上撞了个大口子,猩红的鲜血一直顺着伤口往外流。

芦志强随意扫视了两眼,便迅速将一老一小,全部从车拉抱了出来。

看到受伤的老人和小孩,围观的群众纷纷拿出来进行拍照,还有人想要给救人的年轻医生拍几张,可惜由于角度的问题,始终没能拍到正面照。

公交车司机急忙伸开双手,高声喊道:“麻烦大家退一退,不要围上来,这样会影响医生的救援!”

之前打电话叫救护车的女士,很快也醒悟了过来,站在旁边大声叫嚷道:“对,大家全都退开!”

国人们虽然喜欢看热闹,不过绝大多数人还是很配合,听到公交车司机与女士的话语,自觉朝后退去。

有那么一两个年轻人,想要凑上来拍照,也被其余的围观群众喝止了。

在几名上了年纪的乘客帮助下,大家自觉散开,给伤者足够的空间。

芦志强将抱出来的孩子与老太太放在地面上,用手指快速按住老太太耳后与枕骨相连接的凹陷处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老太太脑袋上的伤口渐渐停止了出血。

芦志强起身,重新钻进车厢内,把副驾驶席位昏迷的女子救了出来。

经过仔细检查,这一家四口,缪哲与副驾驶席位上的女人,只是头部皮外伤,后排的小孩有点轻微的脑震荡,老太太除了头部的外伤,颅内还有些出血。

一阵警笛声响起,有交警骑着摩托车率先赶到了车祸现场。

年轻的女交警停下车,快步穿过人群堆,走到芦志强的身边。

当她看到躺在地上,陷入昏迷的一家四口后,明显有些紧张,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小的汗珠。

顾不上擦汗,年轻的女交警瞥了一眼芦志强,低声询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!”

公交车司机连忙在旁介绍道:“他是医生,多亏了他把车门拉开,才把人救出来的!”

年轻的女交警一听到医生二字,稍微松了一口气,低声询问道:“你是医生?那他们的伤情怎么样?会不会有生命危险?!”

芦志强从口袋里取出自己的金针,淡淡的开口回答:“两大一小没什么问题,顶多只是皮外伤和轻微的脑震荡,这个老人稍微有点小麻烦,患有外伤性颅内出血。”

年轻的女交警闻言一楞道:“外伤性颅内出血?!”

芦志强将金针握紧,低声介绍道:“如果我没看错的话,应该是脑表面的血管破裂,导致造成的蛛网膜下腔出血。”

年轻的女交警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关于脑部受伤的病症名称,这会儿听到芦志强的介绍,马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急忙询问道:“有没有叫救护车?!”

握着手机的女士,站在不远处略带哭腔的回答:“我早就打电话交救护车了,可是起码还要等十分钟。”

年轻的女交警脸色苍白的询问道:“十分钟?医生,伤者能够撑到医院得到救治吗?!”

谁知芦志强深吸了一口气,淡淡笑着回答:“十分钟应该足够我把她脑袋里的淤血排出来了!”

喜欢超级军医请大家收藏:(www.qingdou.net)超级军医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返回顶部

返回首页